嗐。
嗅到了辅导员要因为我不签三方扣我毕业证的味道,就给在高校的姑姑打电话问了一下,姑姑很生气:你不要怕,就正当和他说他没有权力扣,如果他真的要扣你就向上反映,我这边在这条线上也有人可以找,你不要怕。
回想了一下,无论大事小事,每次我遇事不决问家里,家里的第一反应永远是让我不要怕。我在他们心里的形象原来这么软的吗 :0520:

Follow

不过就……
所以我才不想找家里人啊,家里人好容易因为我的事生气,一生气就一副要立刻找人帮我摆平整件事的样子,就……好麻烦 :0520:

也可能是因为我是我家现在唯一一个需要全方位操心的小辈吧,就给了我如此全方位的爱 :0520:

Show thread
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
今天你要来点帕秋莉吗?

本服务器不允许注册。